“操场埋尸案”细节再披露:怕损害地方形象有官员不愿意查案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7 09:56:51,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操场埋尸案”细节再披露:怕损害地方形象有官员不愿意查案

3月26日晚,由全国扫黑办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登录央视,当晚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一集《战略决断》。察时局关注到,该片再度详细披露了曾震动全国的湖南怀化新晃县“操场埋尸案”,多处细节为首次曝光。

被害人邓世平的女儿邓铃首次出镜讲述案件前因后果,披露自己和弟弟是如何通过一封寄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信件,撬动该案16年后再度立案侦查。

值得一提的是,该片还披露,“操场埋尸案”最初侦办之时,为寻找死者邓世平的尸骨要挖新晃一中的操场,当地官员曾有顾虑,害怕损害地方形象不愿意查案,现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任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拍板,“再大的风险,再大的压力,再复杂再艰难必须查,挖地三尺也要搞出来。”

死者邓世平遇害后,凶手曾紧急填埋操场上的大坑

2003年春节前夕,邓世平像往常一样去新晃一中上班,从这一天起女儿邓铃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那时,邓世平负责监督学校的土建工程质量,承包这项工程的是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邓世平的家人怀疑邓世平已经遇害,尤其是在其失踪后,杜少平紧急填埋了操场上的两个大坑更是可疑。

邓世平的家人将相关线索提供给了新晃县公安局,但是结果却是杜少平安然无恙,邓世平下落不明。邓铃在片中回忆,自从父亲失踪后,家里人寻找父亲无望,原本温暖的家也变得冰冷,“我和母亲弟弟三个人在一起,可以不说一句话,连空气都是凝固的。”

过去多年间,邓世平的家人都在寻找邓世平的下落,片中还展示了邓世平的父母、妻子以及家里的亲戚多年来给各个部门所写的举报信,但令邓铃没有想到的是,是自己和弟弟写出的唯一一封信,撬动了怀化公安部门重新立案侦查。

害怕影响地方形象,有官员曾不希望查案

2019年,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纵深推进,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这让邓铃和弟弟重新燃起了找到父亲的念头,“亲戚朋友跟我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了长沙,要抓住机会,再不抓住机会,父亲就再也找不到了。”邓铃说。

4月30日,邓铃给督导组写了一封举报信,她没有想到的是,这起陈年积案很快就有了回应。中央督导组接到线索后立刻移送给湖南省要求组织精兵强将深挖彻查。

2019年5月31日,怀化警方对杜少平操场埋尸案正式立案侦查,然而证据灭失,证人离世,口供为零,头号问题是邓世平如果死亡,遗骸在哪?若要按照线索在学校操场里破土寻找一具尸骨,又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和影响?

专题片中,现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任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透露,当时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希望查,认为这会影响到怀化的形象,可能让自己站上风口浪尖。还有官员认为,“这不是我们这一届领导搞的。”彭国甫拍板,“扫黑除恶,再大的风险,再大的压力,再复杂再艰难必须查,挖地三尺也要搞出来。”

挖掘自早晨八点持续至第二天下午五点

2019年6月18日,湖南新晃一中。当天细雨蒙蒙,大型挖掘机正不断在新晃一中的操场上工作,对于是否能挖到尸体,怀化警方也没有底。把整个操场翻挖一遍不是易事,专案组对此也并无把握。片中详细披露了挖掘细节,据怀化警方介绍,当时上午八点开挖,一直挖到晚上九点,挖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日下午五点多,才发现尸骨的头颅,继而挖出了人体的骨骼。

邓铃回忆称,当时所有人都在惊呼,唯有自己撕心裂肺的哭,“我就在想,爸爸我接你出来吧。”

通过警方的DNA鉴定,这具从操场挖出的尸骸正是邓世平。片中邓铃还首次披露,在找到父亲的当天,警方来采集奶奶的血样,90多岁的奶奶患上老年痴呆症早已不认得人,或许是冥冥之中有所感应,奶奶哭了一个下午。

凶手接受审讯时崩溃大哭,公安局原政委受贿一万不予立案

怀化警方经过调查,对犯罪嫌疑人杜少平进行审讯,片中披露,杜少平在接受警方审讯时,情绪崩溃大哭,供述了2003年因工程质量问题与邓世平产生矛盾继而杀人埋尸的全部犯罪经过。尘封16年的“操场埋尸案”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终于得以真相大白,2020年1月20日,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罪被依法执行死刑。

杜少平能脱罪16年,离不开一张庇佑他的关系网。为彻查其背后的保护伞,全国扫黑办工作组曾四下湖南督办该案,背后的关键人物,即时任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片中披露,在得知杜少平杀人后,黄炳松不是第一时间劝其投案自首,而是为保护自己的外甥第一时间找到了他的学生时任新晃公安局政委杨军,请其帮忙把事情摆平。

杨军收受一万元后故意隐瞒证据,勾结市县两级办案人员不予立案,一起杀人案被定性为失踪案,杨军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自己的事,自己干了,自己的罪自己偿。”在片中,杨军在狱中哭着忏悔。同样被判15年的黄炳松,也在狱中剖白,“自己错就错在,把人命这件大事,看轻了。”最终,涉嫌该案的省市县三级19名失职渎职公职人员均被依纪依法处理。

南都记者蒋小天 发自北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