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7 19:17:55,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3月26日下午,历经4个多小时,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在广州庭审结束,二审未当庭宣判。

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人贩张维平称“梅姨”真实存在

张维平当庭再次确认“梅姨”的存在。目前,重要涉案中间人“梅姨”还未归案,庭审现场并未透露关于“梅姨”的更多线索。

庭审现场,除张维平外的四名被告人向受害者家庭道歉,并请求从轻处罚;被拐卖儿童申聪的父亲申军良,要求张维平等5名被告人,赔偿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481万余元;3名尚未找回孩子的家长,向广东高院请愿,希望改判主犯张维平死缓。

闪电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被拐卖的9名儿童已经找回5人,还有4名儿童没有找到。一名被拐儿童父亲李先生表示,希望尽快找到梅姨,通过梅姨找回儿子。

9名儿童被拐卖案,发生于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间。该案5名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共同参与了申聪的拐卖行为,其余8起由张维平实施。

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因犯拐卖儿童罪,张维平、周容平被判处死刑,杨朝平、刘正洪被判处无期徒刑,陈寿碧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一审期间,申军良夫妇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被驳回。

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梅姨”新线索

此案共涉及9名被拐男童,年龄小的1岁,大的3岁,多为外地来粤务工人员的孩子。目前9名被拐儿童中还有4名儿童没有找到。钟彬与李成青便是其中之一。钟彬父亲钟丁酉和李成青父亲李树全均参加了此次二审,在庭审结束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梅姨案”被拐孩子李成青父亲李树全

钟丁酉与李树全此前表示,他们不需要赔偿,希望“梅姨案”被告人张维平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3月25日法院的庭前会议上,钟丁酉与李树全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请愿书,希望能在二审开庭时有机会与张维平当面沟通。“因为张维平说梅姨是真实存在的,只有找到梅姨,才能找到我儿子。”李树全告诉记者,如果张维平能提供出孩子被拐卖地点线索,将会签署谅解书。但是李树全的这一请求未获法院答复,在庭审现场也未获得关于梅姨的更多信息。

据李树全回忆,2005年6月,他在惠州市博罗县的建筑工地做泥工,认识了脚部受伤的小王。小王说他是四川人,家里穷,出来找工作。李树全同情他,带他去老乡开的诊所,自己掏钱为他治伤,让他在自己家吃住了一周左右,并帮他找了一份工作。

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梅姨案”被拐孩子钟彬父亲钟丁酉

2005年7月3日下午5点左右,李树全妻子帮孩子洗好澡后,就用盆里的水顺便帮他洗衣服,孩子就在身边玩,这时小王就走过来说带孩子到对面去玩,顺便买包子给孩子吃,当时母亲还跟过去,看见小王带着自家小孩确实在那边玩,就放心回来洗衣服做饭。几分钟后下起雨来,李树全回家,看到孩子不在家就询问妻子,妻子告诉李树全在对面包子店,李树全过去时老板说小王刚带孩子走了,李树全和妻子马上去找孩子和小王,寻找未果就报了警。2016年龙华派出所叫他们夫妻俩去派出所的时候,李树全这才知道小王真实名字是张维平,贵州人,参与多起拐卖儿童。“因为我曾经对他那么好,我想当面跟他说,希望能打动他,告诉我儿子真实的交易地点和梅姨的线索。”李树全告诉记者。

人贩称“梅姨”真实存在,被拐家庭愿签谅解书换取新线索

“梅姨案”被拐孩子传单

但是同为该案原告的申军良却认为李树全的想法过于简单。原因是张维平在审讯中曾向警方供述的九个孩子被拐卖地点均不准确,2016年张维平被抓至今未提供过有价值信息,二审提供有价值信息可能性较小。

一审判决书显示,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告人张维平通过“梅姨”介绍,将从广州、惠州等地拐来的男童,先后卖往广东紫金县等地,每次非法获利1万多元。

此案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等5人都是贵州遵义绥阳县人,在案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先后被警方抓获。涉案的重要中间人“梅姨”目前尚未归案。

齐鲁网·闪电新闻 记者 胡振华 冯尚尚 张榕晋 报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