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8 15:11:38,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作者:关不羽

“新疆棉花之争”引燃了中国服装市场。这到底是大国政治,还是民族主义?我认为都不是,根本原因是市场被道德绑架后引发的市场混乱。

01

除了BCI,没有赢家

因为这场争论,本来没有多少关注的棉花种植业成了热点。

很多人现在都知道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产棉国之一,与印度、美国、巴基斯坦包揽了世界棉花产业80%以上的产量。而中国最重要的棉花产区就是新疆。

但也不可忽视的是,中国同时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进口国。中国棉花消费量每年稳定在750-850万吨,占全球棉花总消费量三分之一,而美国是中国进口棉花的最大进口来源,今年以来占中国进口棉花的43.12%。

这意味着美国对新疆棉花的制裁,无论是否面临来自中国官方的反制,都会影响其棉花的对华出口。对美国而言,风险和代价并不小。而中国新疆棉花因受制裁损失了国际市场份额,也是损失。中美两国都不是“棉花之乱”的赢家。

原创             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这场纷争对纺织服装产业而言也不是福音。以这次卷入风暴眼的耐克为例,2020年大中华区收入66.79亿美元,仅次于北美区144.84亿美元的收入。

大中华区的收入占耐克全球收入的19%,不到北美的一半,但是大中华区的收入增长远高于北美区——大中华区2020年收入同比增长6%,而北美区的同比增长是-2%,差距很明显。

也就是说,耐克不得不在两个重要市场中“二选一”。因此,耐克也没有在这场纷争中受益。其他企业的情况也类似,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总要承受一定程度的损失。

无论是抵制什么,顾客也没有任何受益。尽管服装市场可替代的选择很多,顾客也有权选择符合自己心意的商品,但是选择范围缩小总是潜在损失,而不是收益。

至于所谓“民族主义”者烧耐克鞋的行为,那是单纯的愚蠢——你烧自己的财产,白白损失而已。

当然,并不能说这次事件没有潜在的受益者。这两年全球棉花产量过剩,市场竞争激烈,再加上事态愈演愈烈,影响棉花期货市场、上下游企业股价等资本市场,总会有人浑水摸鱼。

目前为止,唯一的赢家是BCI,即总部设在瑞士的“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这是一家非政府且自称非营利的组织,也就是NGO。

以谈钱为目的地市场中出现了不谈钱的“圣徒”,本身就是很可疑的,BCI也确实可疑。

02

BCI的翻云覆雨

BCI和新疆棉花的关系并非始于这次“强制劳动”的指控。2012年,BCI提供了新疆棉花种植业“不存在强制劳动”的背书。

难道2012年“不存在强制劳动”的新疆棉花种植业在经历了近十年后反而倒退了?这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经济规律。

新疆缺乏采棉工人由来已久,自八十年代初大量外省农民工在棉花收获季的八月下旬到十月下旬入疆年年都有。历年的公开报道都可以查到,2008年新疆棉花大丰收,百万采棉工入疆是最高潮。

原创             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但是,这种季节性用工的不稳定性、高成本,棉花种植业者会寻求替代。新疆的地理环境适合大型农机具的使用,机械化是首选也是顺理成章的。

早在1996年,新疆建设兵团就投资了3000万元,实施“兵团机采棉引进试验示范项目”。2011年,兵团机采棉面积占棉花播种面积的50%左右,还提出了3至4年时间在全兵团实现机械化采棉。

这些都是可以找到当年的公开报道的。当时也不存在涉疆问题的国际关注,这些消息应该可信。2012年BCI提供了“不存在强制劳动”的背书,并不意外。

七、八年之后新疆棉业的机械化程度没有进步,反而要倒退到“强制劳动”去解决几十万人工的巨大工作量了?采棉机械化涉及到种植品种、种植方式和配套机械,这些投入都是沉没成本。弃之于不顾,而去搞“强制劳动”的落后生产方式?显然违背常理了。

因此,BCI从背书转为指控,是缺乏说服力的。但是,凭借着道德绑架的垄断地位,被指控的新疆棉花种植业者无法自证清白。这也是此次事件的难解之处。市场有甄别价格、质量的机制,却没有对这种道德指控的验证能力。

而这就是BCI这类NGO垄断权力的来源——它们不受市场机制的约束,不承担行为的后果,却凭借道德绑架的“超然地位”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

03

BCI,危险的新型垄断

BCI于2009年注册,是一家很年轻的NGO。它的前身是脱胎于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仅仅十多年时间,就在产业链复杂、专业性很强、地域分布很广的棉花种植业树立起了生杀予夺的权威,成长速度之快、跨界之大令人惊讶。

原创             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表面上看,BCI的运营理念、运营方式人畜无害。BCI的官方宣传是“致力于与广泛利益相关方共同努力,从棉田到供应商、制造商和品牌商,通过将良好棉花发展成为主流的可持续发展的大宗商品,来转变全球范围内的棉花生产方式”。

它制定了一份《良好棉花原则及标准(P&C)》,提供了“良好棉花”的全球定义,并包含了适用于世界各地棉农的社会及环境标准。企业自愿加入BCI,并接受认证。当然,加入该组织、接受认证都是企业自愿。理论上讲,不参加该组织也不会有什么直接的后果。

但是,当BCI发展壮大后,其影响力足以左右行业的风向。它的所谓《良好棉花原则及标准(P&C)》事实上成了市场准入标准,其非官方、非营利的超然地位增强了它的公信力——人们总是倾向于信任这种超利益的机构。

这是一种无形的垄断,既不是行政垄断,也不是市场垄断,而是垄断了道德话语权干预市场。

所谓《良好棉花原则及标准(P&C)》并不是传统的商品质量标准,而是包含大量环保、劳工条件的“道德标准”。这看上去也不错啊,满足了很多人的心理需求。

然而,这套道德标准控制了行业准入,赋予了BCI极大的权力,却不受到市场机制的约束。这是一种危险的新型垄断。

04

BCI的无差别打击,是对市场自由的践踏

市场是用来交易的,所有的市场机制都是在交易中发生作用。离开了交易,市场机制无法约束参与者的行为。

“非营利”却活跃于市场的BCI不参与任何交易,它和成员缔结的契约并不是双向约束的商业合同,而是单方面赋予BCI任意“评价”其他市场成员——所谓“评价”实质上就是市场准入。这一“评价”行为的后果也无法用市场机制衡量。

BCI为成员提供了多少效益、它多大程度地实现了所宣称的“公益目标”、它的行为后果是否公平合理,都不能用价格或利润来衡量。没有交易,市场机制约束不了BCI的行为。

不受约束的玩家,总是其他玩家的祸害。BCI引发的“新疆棉花事件”非但无人受益,而且制造了显著的不公。

2020年新疆棉花产量达516.1万吨,仅采摘一项就可以折算为人工高达六十万人的劳动量。其中有多少是所谓“强制劳动”?BCI给不出答案。

而BCI对市场的干预,却是对整个新疆地区棉花种植业的打击。多少无辜者因为BCI的指控蒙受了损失?——显然,BCI也不敢说新疆的棉花产业都是“强制劳动”的结果,因为那根本不现实。

但是它的“评价”却是无差别打击,完全背离了市场的游戏规则。甚至比此次事件中所谓“民族主义”者的抵制行为更没有理性——“民族主义”者的抵制至少还会对企业行为进行甄别,而不是盲目扩大打击面。

BCI之流的横行,是对市场自由的践踏。

05

市场不应被道德绑架

BCI的横行,是意识形态泛道德化绑架市场的后果。

市场当然有自身的道德属性,和交易相关的商业道德是市场机制能够发挥作用的。但是,市场机制的道德约束力也仅限于此,就像篮球裁判不能给足球吹哨。

市场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实现全面提高人类道德水平的宏伟目标,也不是各路“主义”的宣讲台。让市场机制承担力所不及的责任,只会导致市场的混乱。

原创             棉花保卫战,正式打响!幕后祸首,毫无节操…

在这场新疆棉花之争中,很多人批评了“民族主义”的过激言行是对市场的道德绑架,这无疑是明智的。但是,对BCI之流的环保主义、福利主义对市场的道德绑架,却没有同样的警惕。市场不应该被“主义”的道德绑架,任何“主义”都应该停留在市场之外。

总之,市场不需要传教士,更不需要生杀予夺的教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