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能看见自己的寿衣?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8 15:15:59,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有多少人能看见自己的寿衣?

有多少人能看见自己的寿衣?

亲眼看见女儿已经将东西买回来之后,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甚至连急促的呼吸也降了下来。

文|多巴胺

图|《桃姐》

听见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后,睡在床头的女儿打开灯赶紧起床查看,只见她正在张着嘴巴拼命呼吸着。

在寂静的凌晨,这种喘息声让女儿有些惊恐。

靠近后女儿才发现,拼命喘息着的她已经开始满头大汗了。

好在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病了,女儿甚至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在短暂的手忙脚乱之后便镇定了下来。

喊醒了其他人,女儿便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

她一边拼命呼吸着身边的每一口空气,又一边向努力想女儿招着手。

她有话要说,但却又说不出一个字来。

听着耳边粗重的喘息,看着她额头斗大的汗珠,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女儿想趁着120救护车还没有到的间隙为她更换已经湿透的衣服,但却发现根本难以顺利更换衣服。

人一旦失去了自主行动能力后,即使是平日里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事情也将变得麻烦起来。

好在120很快赶到了她的家中,第一时间将她送往了医院。

凌晨三点钟,病人被送进了急诊室。

她半卧位躺在病床上,肌肉和肋骨起起伏伏的背后是急促的呼吸,湿漉漉的头发和灰暗的面色不免让人紧张起来。

“老人家,你怎么了?”这并不是一句废话,而是想评估一下患者的神志和病情程度。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又微微摇了摇头,不仅不能完成简单的回答,甚至连用手比划的能力也丧失了。

我和赵大胆一边快速将患者从120转运车抬下一边询问家属:”这种情况多久了,以前有什么病?“

起初我还没有注意到跟随120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的家属,直到她开始回答我的问题时,我才注意到这位女性家属正在抹着眼泪。

家属正是患者四十多岁的女儿,她抹着眼泪哽咽道:“二点多种开始的,以前也有多,没有这么严重。以前有过高血压、心脏病,放过支架,上个月才出院,出院记录我带来了。”

“看看生命体征怎么样?”

“血压150/65mmHg、呼吸40次/分、心率125次/分、spo2 85%”赵大胆已经完成了对患者生命体征的测量。

“下肢明显浮肿,颈静脉怒张,把氧气接上,先准备无创呼吸机吧”

很明显,这位既往有高血压、冠心病、心脏支架植入术后的老年女性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氧合难以维持,而在这背后首当其冲要考虑的便是急性左心衰、心肌梗死、肺栓塞等常见可以导致突发胸闷气喘的病症。

做完心电图,又开完医嘱后,我再次找到了急诊抢救室门外的家属,想从这位女儿口中得知更多的信息。

有多少人能看见自己的寿衣?

“老人的病很重,这种情况是有可能会导致死亡的。”我开门见山便将可能会死亡的结果告诉了家属。

“我知道,我知道,上次医生就已经告诉我了。”

原来家属早已经对这位71岁的老年女性患者的病情有所了解,所以近期几个女儿都在轮流陪护着老人。

听完家属的介绍后,我又叮嘱道:“有一些检查该做的还是要做,药已经用上了,效果怎么样谁也不敢保证,毕竟她的心脏情况放在那里,只会越来越重。”

实际上,通过调取老人上次住院期间的一些检查,我对老人的基本情况已经有所了解:冠脉严重病变,许多根冠脉均存在程度不一的狭窄,心脏瓣膜也存在问题,而且射血分数仅有40%。

用最通俗易解的话来说,病人的心功能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不仅会频繁发生胸闷气喘的症状,而且极有可能猝死。

“听你安排,我能和她说句话吗?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一直都是这位女儿同我进行沟通,其他几位家属并没有言语。

急诊抢救室内,利尿平喘用上了无创呼吸机的患者已经有所好转。

我将家属带到了病床前,叮嘱家属不要同病人过多谈话,因为病人需要休息。

女儿倒是很配合,只是趴在病人耳边说了一句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你放心吧,已经去买了!”

老人点了点,便闭上眼睛配合着无创呼吸机开始呼吸起来了。

“有什么东西非要在深夜买不可?”听见家属的话后我心中不免疑虑。

“不要给她吃东西,等好一点再说。”我以为家属是要为老人买食物呢,所以进行了劝阻。

女儿摇了摇头说不会给老人喂食,又替老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后便离开了急诊抢救室。

有多少人能看见自己的寿衣?

在老人被送进急诊抢救室三个多小时后,天已经微亮,老人胸闷气喘的症状也已大大缓解。

氧分压已经有所提升,呼吸频率也已下降,就连BNP指标也显著下降了。

虽然病人还有些不适,但我和赵大胆已经暂时将她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

虽然症状缓解了,但病人却开始不配合起来。

她坚持要拿掉呼吸面罩,甚至吵着要离开急诊抢救室。

她的女儿告诉我:“我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她想要我去给她买寿衣,医生你说现在能不能买?”

女儿的回答让我有些错愕:“买是可以买,不过她现在已经缓解了,现在也没有必要买,真要是需要的话,那些寿衣点随时都可以买到。”

除了随时可以买到之外,我更担心如果老人看见了为自己准备的寿衣会不会有心理负担?

女儿来到了病床前,告诉她:“你配合治疗,衣服已经去买了。”

听见女儿的答复后,她依旧不满意,或许她知道女儿只是在哄着自己。

老人坚持着要女儿立刻就去购买寿衣,像一个孩子似的埋怨着。

“现在能买吗?”女儿征求我的意见。

说实话,这个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回答。倒不是钱的原因,而是要考虑到老人的心理,她会不会因为寿衣而对自己自暴自弃,甚至悲观抑郁起来?

最终几个子女商量之后还是确定立刻去将寿衣买来,给老人亲眼看一看,这样不仅是为了满足老人的心愿,也是为了能够安慰她配合治疗。

有很多老人都会有着这样的心愿,在自己还有着清晰的意识之前,便将自己的后事安排后,包括墓地、寿衣等。在没有实行火化之前,很多老人还会为自己提前准备好棺材。

我记得小时候,经常能够看见老人们左三遍右三遍为自己的棺木刷漆,也能够看见老人们时常将自己的寿衣拿出来晾晒。

只是这些年来早已看不见了这种现象,我们甚至已经防忽略了老人们的这种为自己准备后事的心理。

没过多久,女儿就将那些花花绿绿的寿衣买了回来。

亲眼看见女儿已经将东西买回来之后,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甚至连急促的呼吸也降了下来。

“老人家,你的心脏是有问题,但还没有到要死要活的地步,不要想那么多,听我的话就可以了!”我拉着老人的手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配合治疗。

症状已经大大缓解了的老人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不满的话:“你骗我,我有一次在医院住院,床边那个人,一下子就死掉了。”

原来一年前老人在一次住院治疗时,目睹了隔壁病床的病友因为心脏病突发加重而去世的一幕。

听见老人的回答后,我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非要坚持让子女去购买寿衣的原因了。

“我没骗你,哪敢骗你,你不会的,你还不相信我的技术嘛!”我尴尬的应付着老人的不满和家属相视一笑。

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我甚至有些羡慕老人的决定,毕竟有很多人根本看不见自己最后将要穿上的那身新衣到底是什么样。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版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yifa_2016删除,引用不用做商业用途,向原作者致谢!

医法在线:专注医疗法律,传播医患声音,期待您的关注!(投稿(咨询):yifa_online@163.com。

医法在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