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再对美、加实施制裁 专家:未来可将BCI纳入制裁名单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8 15:47:02,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中方再对美、加实施制裁 专家:未来可将BCI纳入制裁名单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郭媛丹 刘彩玉 李艾鑫】3月27日,继欧盟、英国之后,中国再度出手,对美国、加拿大有关人员和实体实施制裁。相关专家当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如果相关国家、机构人员依旧不收手,继续上演国际闹剧,那么中方还会持续对相关领域采取进一步制裁措施,不排除将对“抵制中国新疆棉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BCI(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纳入制裁名单。

这一轮被制裁的“上榜人员”都是谁?

27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方决定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曼钦、副主席伯金斯,加拿大联邦众议员庄文浩、众议院外委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实施制裁,禁止上述人员入境中国内地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禁止中国公民及机构同上述人员交易或同上述实体往来。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自称是一个“跨党派的独立运作机构”,其主要职能是“监督观察世界各国的宗教自由现况”,该机构于每年7月发布《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并向美国总统、国务院和国会提出政策建议。2019年USCIRF在年度报告中呼吁美国政府和全球其他国家制裁中国机构和官员,其理由是“他们在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中发挥了作用”。

2020年7月下旬,担任USCIRF主席曼钦在一次听证会上称:“中国政府利用科技手段限制宗教自由和基本人权,尤其是利用监控、人工智能技术和面部识别技术达到对宗教团体进行打压的目的。”同场合副主席托尼·伯金斯说,技术革命是美国为人类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美国有责任确保创新成果不被滥用。公开报道显示,曼钦在担任USCIRF副主席时就曾对中国宗教自由进行恶意指责。

稍早前,USCIRF还曾发表一份声明,赞同美国、加、英国和欧盟对中国的制裁。

来自加拿大的华裔议员庄文浩履历看起来很优秀,但在本届政府任职期间擅长炒作中国议题。庄文浩曾是哈珀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负责政府间事务。在此届政府中庄文浩任保守党影子内阁的外交事务评论员,对中国态度恶劣。作为发起人,庄文浩力推在国会通过“将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行为定为‘种族灭绝’”的法案。此外,庄文浩还在华为能否参与建设加拿大5G网络;打击中国政府在加拿大的“干预活动”和中国对加拿大境内的加拿大公民“日益嚣张的恫吓威胁”制定一个“强有力的”计划提出过动议。

在最近媒体采访中,庄文浩甚至呼吁加拿大政府抵制明年的北京冬奥,并要求加拿大政府鼓励其它盟友仿效。庄文浩还要求政府考虑采取新措施——禁止从新疆地区进口“强迫劳动”产品。

此次上榜的加拿大众议院外交事务与国际发展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在涉疆议题上是反华“急先锋”。2020年10月该委员会就涉疆问题发表所谓声明,诬称中国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实施“种族灭绝”,呼吁加政府对中方官员实施所谓“马格尼茨基”式的“制裁”。

此次中国出手有两特点:范围扩大、捆绑式制裁

就涉疆议题,这是中方第二次对美方实施制裁。2020年7月9日,美国发动制裁后,中方宣布就涉疆议题反击制裁美国4名个人,包括“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以及美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克鲁兹、联邦众议员史密斯。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27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此次中方制裁显示出制裁范围有所扩大,“以往是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现在涵盖了宗教人员。这些所谓的宗教人员实际上是“以宗教为马甲配合美政府实施对华围堵政策的政治煽动者。他们在美国政策和社会领域影响力较大,对中国宗教自由的指责一方面迎合美政府口味,一方面又在事实上怂恿其它国家对华采取强硬制裁举措,其对西方社会对华展开涉疆议题的大围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次,此次中方的制裁是将美、加进行捆绑式制裁,这是因为加拿大缺乏独立性,一味配合美国在在国际社会上就涉疆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对中国人权问题进行抹黑。“此次中方对加是第一波制裁,在未来双方这种制裁可能还会有。”

中国社科院香港中国学术研究院研究部主任吕祥对《环球时报》表示,如果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继续在该议题上对中方实施制裁,不停止用这样的方式来干涉中国内政的话,就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而从中方的制裁行动上看出中国不会做出任何妥协。

还有没有下一个?专家:可考虑制裁BCI

欧盟、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之后,中国的下一个制裁对象会是谁?西南政法大学人权法教授朱颖27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中方是按照国际法和国际惯例通过正当程序和原则实施制裁的,从发布的情况看,决策机关是根据国际形势变化和发展情况,针对污蔑中国新疆的这场国际闹剧的相关人员和实体进行有计划、分步走的制裁。如果相关国家,相关机构和相关人员依旧不收手,继续上演国际闹剧,那么中方还会持续对相关领域采取进一步制裁措施。

朱颖认为,目前制裁处于一个单、双边或者对区域性组织的范围内,未来不排除会向多边制裁发展,以及联合制裁;甚至在联合国机构或相关专业机构中提出反制裁的议案或动议,让更多的国家在涉疆议题上支持中国。他进一步介绍,从专业角度上,首先,中方可以发布有关涉疆议题的国别报告;其次中方可以联合相关国家发布涉疆议题的联合声明;第三,对于相关国际组织的国际诉讼也做好应对准备,比如对“抵制中国新疆产品”的国际非政府组织BCI(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中国也可以将其纳入制裁名单,在该组织的注册地国家对其进行起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