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31 16:51:18,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年轻时)

“你恨他吗?”记者问。

“也恨,也不恨。”全身烧伤总面积 42%、气管插管的张某燕一字一顿,”我想让他在里头(监狱)别再出来伤害我就行了。”

“你最想说的是什么?”

“希望女性面对感情和婚姻要理智,不要像我(这么)盲目。”

3 月 5 日晚,河南洛阳 45 岁的张某燕被 50 岁的前同事、前男友吴某军泼汽油烧伤。均有过一段婚姻的二人恋爱期间分分合合,因情感、金钱纠葛不断,曾一度谈婚论嫁未领结婚证。张称察觉吴”性格多疑、多次家暴”后欲分手,曾报警”在派出所谈妥金钱”等分割。而吴的家属则称张也存在过错。

目前双方家属各执一词,警方未公开通报案情。但是吴和张一个在看守所,一个在病床,双方亲属也因此陷入悲痛是事实。

张某燕的遭遇与四川拉姆类似,她的经历或许提供了另一种审视感情问题的视角。

起火

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丽春路,有一排临街商铺,分布着酒吧、包子店、洗浴中心、粮油批发等,张某燕在此经营螺蛳粉店约半年。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的螺蛳粉店处有多家商铺)

事发后,螺蛳粉店被警方贴上封条,透过玻璃门朝里看,店面不大,顾客就餐区域摆放着几张桌椅。店门口台阶下的路面,还可以看到起火痕迹。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的螺蛳粉店被贴上封条)

猛犸新闻 · 东方今报记者获取的监控视频显示,3 月 5 日晚 10 点多,两名顾客走出螺蛳粉店,10 点 15 分,一名戴帽子的男子左手拎着塑料袋,右手端着一个容器,里面似乎盛着液体,不紧不慢地走进店里。10 点 16 分,店里突然一片火光,戴帽子的男子快速跑出,裤腿着火,边跑边回头看。

紧接着,又有一名男子从店里跑出来,身上有火苗,在马路上手忙脚乱地脱下衣服。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吴某军拿着汽油不慌不忙走进螺蛳粉店)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吴某军跑出螺蛳粉店,左脚有火苗)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的前夫跑出螺蛳粉店,手忙脚乱脱下衣服)

有两名骑电动车的市民经过此处停下,一人查看男子情况,一人往螺蛳粉店内跑过去。

10 点 17 分,紧挨螺蛳粉店的粮油铺子的商户丁师傅,发现情况不对劲儿,正在卸鸡蛋的他反应过来,顺手操了把扫帚跑到正在拍打身上火苗的男子身边。

“他说‘赶紧救人’,我到店门口朝里看,(张某燕)满身都是火坐在地上,不停喊叫。”

紧急情况下,丁师傅用扫帚帮忙拍打张某燕身上的火,随后和隔壁包子铺店员一起,招呼着让张某燕到包子铺,等待 120、110 过来。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粮油批发商铺丁师傅向猛犸新闻 · 东方今报记者介绍情况)

之后的情景,包子铺的信先生转述当时在场店员的说法:”张某燕坐在进门第一张桌子处,烧的不像样子,胳膊、面部、双手都受伤了,意识清醒,但已经说不出话。衣服也烧没了,店员给她披了件衣服。”等信先生赶过来时,120 已经将张某燕拉走。

隔壁洗浴中心的商户张先生回忆,119、110 当晚也来了。”民警在这里调查到很晚,螺蛳粉店的厨房操作间有起火痕迹。”

前男友泼汽油

3 月 5 日晚,张某燕被紧急送往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

据其家属提供的落款 3 月 8 日,由医生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张某燕属特重烧伤,全身烧伤总面积达 42%,其中深Ⅱ度烧伤 6%,Ⅲ度烧伤 36%;吸入性损伤。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住院治疗期间,医院曾给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因特重烧伤,张某燕面临毁容和残疾,后续还需要多次手术。病床上的她动弹不得,气管插管,不能进食,靠输肠内营养乳剂维持生命。

螺蛳粉店突然起火,女店主因此受伤,相邻店铺的商户起初以为是意外,后来才知道是张某燕的前男友吴某军泼汽油所致。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店面不大,起火痕迹在后厨操作间)

吴 15 分进入店内,16 分出来,这 1 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某燕称她当时正在厨房操作间忙活,”吴突然闯进来,站到我面前,他二话不说把汽油泼到我身上,点燃了打火机,就跑了。”张当时猝不及防,身上甚至嘴巴里都被泼上汽油,鼻子能闻到浓重的汽油味。回忆起这个瞬间,她忍不住哽咽,称这是 “噩梦”。后怕的是,厨房内还有煤气罐易燃易爆品。

隔壁商户,洗浴中心的张先生事后通过监控视频发现,吴在事发前,曾围着螺蛳粉店徘徊许久,一直等到最后两名顾客出来。”他跑后,手机、身份证等都落在了螺蛳粉店里。”

3 月 6 日,洛阳市公安局涧西分局发布悬赏通告,公开通缉吴某军,并很快将其抓获。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警方通缉,很快抓获吴某军)

纠葛不断

今年 45 岁的张某燕和 50 岁的吴某军曾是前同事及恋人,二人均有过一次婚姻,相识于 2014 年,这一点,双方亲属及共同的前同事均予以证实。

但是,二人因何认识、何时相恋、为何决裂,彼此亲属说法不同。目前可以通过多方讲述交叉印证的是,二人在一起后曾因情感、金钱纠葛不断,至于具体情况,双方家属各执一词。

张某燕的多位亲属称,二人于 2014 年通过同事聚会认识,仅仅是普通同事关系。2017 年左右,离婚后的吴开始追求张,2019 年确定恋爱关系。2020 年七八月份开始,吴多次家暴张,张因此提出分手,想彻底摆脱,双方曾闹到派出所签了分手协议,此事家属未提供书面证据。

吴某军的姐姐则给出另一个版本的说法。

她表示,弟弟与张某燕认识时,当时弟弟有家庭,张离异。”弟弟因此离婚,2015 年领了离婚证。作为婚姻里的过错方,为此赔偿前弟媳 5 万元。”

是否可以联系其前弟媳求证此事?吴某军的姐姐告诉记者,不便打扰前弟媳的生活。

她认为,张某燕的出现破坏了弟弟的婚姻。

她还称弟弟和张某燕分分合合,分开后,弟弟又谈了一个女朋友,但是,2019 年左右,张某燕和弟弟又走到了一起。

对于插足婚姻这一点,张某燕本人及多位亲属均坚决予以否认。

“吴追求了我姐两三年,于 2019 年 10 月份我姐才同意确定恋爱关系。根本不存在插足婚姻一说。”张某燕的妹妹张某艳非常气愤,她认为吴泼汽油伤了姐姐,其家属又从舆论上再次中伤姐姐。

此外,二人到了谈婚论嫁地步后,曾因金钱产生过纠葛。这一点,双方家属同样各执一词。吴的姐姐表示张给弟弟要彩礼,弟弟为此贷款,而张本人及其家属则称吴主动给姐姐了一笔钱,骗说是家里给的” 11 万”彩礼,对其贷款一事并不知情。

二人闹分手后曾在派出所达成共识——张每月还吴 1 万,共还 9 万。”目前已归还 6 万,三月份的钱尚未来得及归还就遭到如此惨祸。”张某燕的妹妹称。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二人从同事到恋人,曾经有过一段美好时光,张某燕本人也曾”想用心和他过”。

在张某燕侄女的印象里,吴对大姑曾经非常好,她也曾为大姑找到后半生的归宿而高兴。

此前,她一直随大姑住在一起。”吴从 17 年开始追求我大姑,17 年夏天,他们约饭比较频繁。我大姑说有个男同事对她有意思,看起来作风也正派。”

张某燕 70 多岁的母亲透露,女儿和吴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双方老人还曾坐下来吃饭商量俩孩子的事,她对吴的印象也不错。作为母亲,她希望离异一次的女儿能过上好日子。

谁也没想到,变故发生在了 3 月 5 日晚上。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的屋子)

家暴

两人因何劳燕分飞,男方又缘何用泼汽油的极端方式对待曾经的恋人?

在不影响张某燕治疗,以及张本人及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猛犸新闻 · 东方今报记者面对面采访了张某燕。因气管插管,病床上的她费力地讲述过往。

张某燕称吴曾经对他很好,她以再婚为目的真诚与之交往。但是随着交往的深入,她发现吴性格比较多疑,总怀疑她和前夫纠缠不清,且控制欲较强,而且有家暴行为。种种矛盾滋生后,张提出分手,欲一刀两断,彻底摆脱。

但是,分手并不容易。

” 2020 年七八月份他开始家暴。第一次把床单撕成条绑住我,用剪刀把我的衣服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剪开;第二次用铁链子绑着我,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松开;第三次拿刀。”张某燕称,吴还不止一次拿自己家人的生命安全威胁自己不能分手。”他曾说过他的婚姻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张某燕的亲属则透露,吴家暴后会表现得极度忏悔。张的母亲也曾因此苦口婆心”敲打”过吴。

张某燕和吴某军的一位前同事冯先生回忆,2020 年 4 月,几个同事聚会,张专门给吴打电话让来吃饭。”席间他不爱说话,听说当天晚上回去张挨打了。”

车间工作经常两班倒。有次,张某燕加了夜班就在车间更衣室休息,吴来了,问为啥不回家,两人发生争执后,吴当众打了张。”有多位同事在场。”

这次在车间公开挨打后,张某燕感觉丢人于是辞职,在丽春路开了螺蛳粉店,准备与吴彻底分开。隔壁包子铺信先生证实,看到吴不止一次来,”就是找张某燕的事儿。”

张某燕报警求助,”在派出所民警的见证下”,双方厘清金钱等纠纷,一致达成分手协议。

对于泼汽油一事,受访前同事冯先生及知情商户称,”太残忍,张即使有错,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

对于张指吴多次家暴一事,吴某军的姐姐称,平时兄弟姊妹几个各忙各自的小家庭,也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弟弟来往不多,并不知道其有家暴行为。

至于其泼汽油的举动,她推测,”一是(张某燕)把我弟弟逼急了。本来弟弟上班挣钱好好的。;二是她和前夫一直纠缠不清,没有断,当晚从店里跑出去的那个男子就是她前夫。”

对此,张某燕承认当晚前夫曾在场,但是是和朋友来店里咨询自己开螺蛳粉店的事。她根本想不到吴会在分手后掂着汽油上门。

记者未能采访到张某燕的前夫。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爱养植物、养宠物狗)

创伤

两个有过婚姻经历的成年人,再次进入感情状态时曾有过美好时光,因种种因素分道扬镳,却没能体面收场,最终走到男方泼女方汽油的极端地步。

目前,双方家属各执一词,警方并未公开通报案情。但是,吴和张一个在看守所,一个在病床,双方家属也因此陷入悲痛是残酷事实。

张某燕和吴分手后,带着衣物和几条宠物狗,搬去和 70 多岁的母亲李某琴一起住。50 多平的小房子布置的很温馨。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和母亲住在 50 多平的房子里)

推开张某燕的小屋,几条狗狗摇着尾巴窜出来,这些都是她养了很多年的小动物。她的床和简易衣柜收拾得很干净,阳台上飘着一件蓝色衬衫。

翻看女儿未出事前的照片,李某琴落泪了,”我想要女儿保住命,哪怕她残疾了。出院后跟着我生活,我来照顾。”

除了女儿的病情,李某琴也担心女儿的心理健康。因住在高层,她计划着把所有窗户都装上护栏,”怕女儿想不开。”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的母亲看女儿出事前的照片)

张某燕的侄女如今也住在这里,这个 24 岁的姑娘目睹大姑因感情走到这一步心疼不已,专门从外地辞职回来照顾大姑。提到处女座爱干净整洁的大姑,她说:”大姑爱干净,开了螺蛳粉店嫌身上有味,必须一天一换衣服,一天一洗澡。给狗狗洗澡更不用说了,连爪子也要擦干净。”她期待大姑能早日康复。

而另一方,吴某军的亲属也并不好过。其姐姐对弟弟显得爱恨交加,对弟弟和张某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唏嘘不已,”他们都得到了惩罚,一个失去自由,一个失去健康。”

说到弟弟的举动,她语气激动,”我觉得弟弟也是傻子,你是犯法了呀,过不成了分开,钱不要了,为何犯法呢?为何泼汽油?有时候我也可恨他。”

她表示出事后再没见过弟弟。”前几天去看守所给他送了衣服和 1000 元,还有药。他的脚也烧伤了。”

作为亲属,她表示对于弟弟接下来的处境无能为力,会尊重法律。”不再管他了。”同时她称不愿意再回应此事,”我们家不想受到二次伤害。”

春将入四月,桃红柳绿,而张某燕只能躺在病床。

“你恨他吗?”记者问。

“也恨,也不恨。”全身烧伤总面积 42%、气管插管的张某燕一字一顿。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张某燕还无法进食,后续还有多个手术)

她听说吴某军可能面临重罚,语带哽咽,”听说有可能判处死刑。但是我觉得人活着都不容易,只要让他在里头待着,不要再出来伤害我就行了。”

一旁,她的母亲抹起了眼泪,侄女叹气。”她还在为他说话。”

“经历一次婚姻,又经历不幸感情,你最想说的是什么?”

“希望女性面对感情和婚姻要理智,不要像我(这么)盲目。”

“恢复健康以后,你会有信心经营未来吧?”

“有信心经营好自己的小家庭,也相信美好感情在等着自己。”

律师说法

根据现有情况来看,嫌疑人要负什么法律责任?男女双方的情感和金钱纠葛是否影响吴泼汽油应付的法律责任?女方家属是否可以刑事附带民事追责?

曾代理”湖南姐妹追凶 25 年”等案的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认为,嫌疑人的行为涉嫌构成放火罪、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在本案中,嫌疑人出于报复的目的携带汽油,在餐饮店内将汽油泼向女方,其放火的地点系沿街店铺的餐饮店,危及到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其行为也构成放火罪。”

女子提分手被50岁前男友泼汽油烧成重伤:双方曾因11万彩礼起争执

(警方抓获吴某军)

付建分析,嫌疑人放火的行为,同时构成放火罪、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根据刑法的规定,同一行为涉及多个罪名的,择一重罪处罚,最终可能会以放火罪进行处罚。

付建称,当事人双方存在其他金钱和感情纠葛,不影响嫌疑人承担放火罪的刑事责任。”因为在本案中,其纠葛与犯罪行为的发生,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付建同时透露,本案中,女子因男子犯罪的行为遭受人身以及财产的损失,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

曾代理”百香果女童”案的河北驰舟律师事务所律师侯士朝分析认为,嫌疑人的行为涉嫌故意杀人罪。另外,嫌疑人使用放火的手段杀人,且杀人的地点是在饭店,饭店存放有煤气罐等易燃易爆物品,对周围的不特定的人和财产造成威胁,危害了公共安全。客观上同时符合放火罪构成要件,主观上也存在放任这种后果发生,所以其纵火杀人行为有可能同时构成放火罪。

侯士朝分析,在此种情况下,依照规定从一重罪处断,就是择一重罪论处。从本案来看,其放火手段虽对公共安全有所危及,但未造成严重损害。相比而言,应以重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侯士朝表示,被害人在刑事案件中遭受物质损失,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赔偿,也可以另行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依照中国刑事诉讼法,被害人由于被吿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此外,对于附带提起民事诉讼的,附带民事诉讼一般同刑事案件一并审判,有时候为了防止刑事案件审判过分迟延,审判机关也会在刑事案件审判后,由同一审判组织继续审理附带民事诉讼。

作者:猛犸调查

[责任编辑: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