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违宪”判决下达,日本离实现同性婚姻法制化还有多远?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4-01 06:44:09,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首个“违宪”判决下达,日本离实现同性婚姻法制化还有多远?

近日,日本地方法院的一项判决,让同性婚姻在法律上的地位问题再次成了日本舆论关注的焦点。

2019年情人节当天,日本13对同性伴侣分别在札幌、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冈的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控诉日本政府不承认同性婚姻的行为涉嫌违反宪法,并要求国家向每人赔偿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9438元)。

26名原告来自日本8个都道府县,年龄20多岁至50多岁,由于他们递交的结婚申请被拒绝受理,故无法与同性伴侣拥有明确的法律关系。

时隔2年,札幌地方法院3月17日率先做出一审判决,裁定日本政府不承认同性婚姻“违反宪法”,但驳回原告索赔请求。

判决指出,性取向“是不受个人意志影响的个人性质,可以说跟性别、人种一样”。由于婚姻具有规定家人和身份关系的法律效力,而同性伴侣不被允许享有婚姻的法律权益,故违反了宪法第14条规定的“全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日本地方法院首次就同性婚姻相关诉讼做出“违宪”判决。“这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还需要迈出第二步、第三步,不断向前。”北海道6名原告在判决后的记者会上说道。

日本13对同性伴侣原告的律师团成员、致力于实现全民婚姻自由的日本非营利组织Marriage For All Japan的共同代表三轮晃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札幌地方法院的判决非常有说服力,希望日本在这个判决后考虑对同性婚姻进行相关立法。

目前,日本是七国集团(G7)中唯一未将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国家。札幌法院的“违宪”判决引发了日本社会对性少数群体(LGBT)权益的关注,自民党内近期也出现了相关讨论,日本距离实现同性婚姻法制化还有多远?

不被认可的婚姻关系

时间回到2002年,当年在北海道的一场LGBT交流活动上,彼时20多岁的国见(化名)上台发言,他在台上的表现如LGBT社区中的明星一般,正因如此,贵志(化名)成为了他的一个“粉丝”。活动过后,贵志通过推特向国见发信息:“可以见一面吗?”当年11月,两人在札幌市中心一见如故。

国见和贵志对共同社说,他们都喜欢日本歌手矢野显子,在演唱会上频繁约会后,2004年两人开始同居,“直到现在,同居超过16年了,不会像热恋那样每天发生戏剧化的事情,两个人搭伙过日子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贵志的姐姐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有一天弟弟打电话过来,说下班之后要来我家,然后突然告诉我‘我在和男人交往’。”虽然感到很突然,但她觉得贵志从小就有不愿对人诉说的事情,“知道他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我就放心了。”在贵志到家的那一刻,他和姐姐相拥而泣。

“他们就是像夫妇一样的关系。”贵志的姐姐作为证人,在札幌地方法院2021年3月的庭审中对法官说道。

国见对共同社表示:“不是因为自己无法结婚而提起诉讼,而是为了让每个人拥有自由选择婚姻的权利。我们不是可怜的情侣。”贵志接着说:“我们生活得很幸福,已经像家人一样,但假使同性伴侣也可结婚岂不是更好,这是我们很朴素的想法。”

居住在横滨的中岛爱也是同性婚姻诉讼的原告之一,她的伴侣是从德国而来的克里斯蒂娜,特殊的是,两人在德国已经完成了结婚手续。

2011年,中岛爱在德国出差期间与比她小8岁的克里斯蒂娜相识。在中岛爱被外调至德国后,两人开始交往。3年前,她们在德国办理了结婚手续,但因工作原因,两人决定在日本定居,2019年2月,两人向横滨市役所提交了结婚申请,在两人意料之中是,申请未被受理,因为在日本民法中婚姻的前提是“男女结为夫妻”。

“想到今后我们没有东西可以证明我们是伴侣,感到很不安。”克里斯蒂娜对《朝日新闻》表示,她目前只有留学签证,无法申请作为日本国民配偶的签证。

中岛爱说,在日本女性的地位原本就比较低,女性同性伴侣则更加弱势,希望可以建立一个“女性同性伴侣可挺起胸膛生活的社会”。

起诉日本政府的13对日本同性伴侣都有着鲜为人知的苦恼,在他们看来,法律是争取公正权益的有力武器。为此,致力于实现婚姻平等的日本非营利组织Marriage For All Japan伸出援手,组织中的律师们组成律师团,负责五起同性婚姻诉讼。

1/5的胜利

北海道的三对同性伴侣原告在提交给札幌地方法院的起诉书中表示,日本政府不仅不承认同性婚姻,而且民法和户籍法中的婚姻关系均建立在“夫妇”和“两性”前提下,这涉嫌违反日本宪法保障的婚姻自由和人人平等。

札幌地方法院首席法官武部知子3月17日宣读判决称,宪法第24条规定“婚姻仅以两性的自愿结合为基础而成立”,因此限定为异性婚姻,日本政府没有违反宪法第24条。不过,鉴于同性伴侣无法通过婚姻获得法律保障,日本政府的这一行为违反了宪法第14条所规定的“全体国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的关系中,都不得以人种、信仰、性别、社会身份以及门第的不同而有所差别。”

据共同社报道,在法官宣读判决时,原告们在庭审现场热泪盈眶。在之后的记者会上,一名女性原告说:“因性取向而不被允许结婚,断绝了许多人对未来的希望,甚至一些人对自己的生存产生了怀疑,这个很棒的判决让我们又燃起了希望。”

不过,判决驳回了索赔要求,因为日本国内认可同性婚姻的广泛共识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让国会立即认识到不承认同性婚姻的现行规定处于违宪状态并不容易”。

多家日本媒体以“历史性的判决”为题报道了这一判决。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结果依然充满争议。《读卖新闻》评论指出,法院一方面承认婚姻关系建立在男女结合基础之上,另一方面又判定否认同性婚姻的行为违宪,法律条例之间的冲突令人难以理解。

对此,日本政府未表明立场,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3月1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作为政府,不认为关于婚姻的民法违反宪法,我们知道这一主张没有被接受。现阶段政府无法提起上诉,还将关注其他地方法院对同类案件的判决。”

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教授棚村政行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由于对某一群体的“合理差别对待”并不违反宪法规定的人人平等,那么争议焦点便在于“不承认同性婚姻”是否属于合理的差别对待。随着国民意识的变化、对LGBT群体的了解增进、地方自治体逐渐推广同性伴侣关系制度,再加上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不承认同性婚姻的行为难以被视为合理的差别对待。

目前在日本,同性伴侣完全不享有夫妻的任何权益,例如在一方去世后,另一方无法继承遗产,子女的法律关系也不明确,此外,日本人与同性外国籍伴侣在一起,后者也无法获得基于婚姻关系的签证。

棚村政行认为,尽管这只是札幌地方法院的判决,但会对全日本产生影响,将推动国会和政府认真讨论和考虑同性伴侣的法律地位和权利。不过,不同法官的处理和思考方式有所不同,其他4个同类案件在各地的判决结果如何尚无法确定——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冈的地方法院正在分别审理2019年2月提出的4个同性婚姻诉讼,庭审时间尚未敲定。正因如此,此次札幌的判决只是LGBT群体五分之一的胜利。

三轮晃义作为Marriage For All Japan关西律师团成员之一,正在为大阪的同性婚姻诉讼庭审做准备。他对澎湃新闻说,关西律师团已经向大阪地方法院提交了日本LGBT的社会现状以及有关同性婚姻的各种调查材料和文书,“我们许多律师和法律专家都认为札幌法院的司法判断逻辑无可辩驳,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冈的地方法院倘若无法推翻这一逻辑,就很难做出不同的判决。

Marriage For All Japan 3月25日在日本众议院议员会馆门前组织了集会,向国会议员呼吁平等对待同性婚姻。三轮晃义表示,仅仅赢得诉讼远远不够,还需要在社会中获得更广泛认可,由于国会负责法律制定事宜,故必须让国会议员理解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必要性,尽快着手推动立法。

东京奥运会筹备带来一些改变

札幌地方法院的判决虽然令LGBT群体备受鼓舞,但很多人深知这并不能立即改变现状。

“即使司法机关做出判决,日本社会对同性伴侣的不公平对待仍然显而易见。” 和同性伴侣在东京同居10年的山本对澎湃新闻说,政府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消除这种不平等,哪怕迈出一小步。

3月22日,山本和同事向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交了一份超过18000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东京都全面引入“同性伴侣制度”,即地方自治体承认同性伴侣与夫妻关系同等,并向同性伴侣颁发名为“宣誓书受领证”的文书,尽管这一文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同性伴侣在该制度下可以在入住公租房等方面享有作为家庭成员的权益。

首个“违宪”判决下达,日本离实现同性婚姻法制化还有多远?

山本和同事向东京都知事递交请愿书。受访者供图

棚村政行指出,进一步落实同性伴侣制度,不仅关系到民法和户籍法,而且还会对养老金、社保和税款等不同领域的法律产生影响,期待国会对此进行讨论。

2015年,东京都的涩谷区和世田区率先引入了“同性伴侣制度”。根据日媒统计,截至今年3月1日,日本全国已有78个地方自治体引入这一制度,不过,这仅占日本全国1741个地方自治体的极小一部分。

从小学开始,山本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但那时候同性恋被视为错误的事情,连她的好朋友都说,“即使和对方成为恋人,你也无法让她得到幸福,只会添麻烦”。山本很多次想过自杀,直到去美国留学了解人权知识后,她才意识到同性恋没有错,并在美国认识了她现在的伴侣,一起回到东京生活。

谈及发起“同性伴侣制度”请愿书的契机,山本说,“当我以同性伴侣身份联系医院、警察局以及一些公共机构时,特别是遇到紧急情况时,我都感到非常不安,害怕我无法被视作爱人的家人。”

在新冠疫情到来后,她意识到爱人随时都可能因感染新冠病毒而住院,甚至死亡,若发生这种意外,自己连作为伴侣连去探视的权利都没有,也无法为对方签署手术同意书。由于不安情绪日益加剧,因此山本希望东京都议会和东京都知事至少可将设立同性伴侣制度列入议事日程。

山本说,在递交请愿书时,小池百合子并没有当场表示会推进同性伴侣制度的施行,而是说会进行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来决定是否有必要,“这是东京都知事首次表明将考虑同性伴侣制度,我们了解到日本民间对此制度的赞同度较高,再加上东京奥运会带来的新气象,我们相信东京都全面落实这一制度的可能性较高。”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禁止基于性别和性取向的歧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3月22日在东京都内召开理事会会议,决定将借奥运之机使日本成为具有真正多样性社会。东京都作为主办城市,其正根据《奥林匹克宪章》推进尊重人权的措施。

“日本的政治议程已经落后于民间运动,也落后于国际趋势。”山本认为,虽然东京奥运会的筹备给日本社会带来了一些改变,但LGBT争取权益的道路还很漫长。

日本离同性婚姻法制化还有多远?

《朝日新闻》3月20日的民调显示,65%的日本民众认为应该认可同性婚姻,这相比2015年同期的民调上升了24个百分点。

随着札幌地方法院的判决下达,近来日本社会围绕同性婚姻立法的讨论再次升温。在3月19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立宪民主党议员莲舫提出,希望首相接受札幌法院的判决结果,推进同性婚姻的法制化进程。不过,菅义伟并没有直接回应:“还有相似的诉讼尚在审理中,我将关注相关情况”。

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下村博文则直接表明,自己不认可札幌法院的判决,“婚姻制度是为生育孩子和共同生活提供法律保障,不认可同性婚姻没有违反宪法第14条规定。”

早在2016年,自民党“关于性取向、性别认同的特命委员会”就针对LGBT问题进行讨论,总结出了“党的基本想法是接受性取向、性别认同多样化的社会”,并且制定了尊重多样化社会的计划,然而,由于受到保守派的反对,该计划未能被提交至国会,搁置至今。

“关于性取向、性别认同的特命委员会”的现任委员长、日本前防卫相稻田朋美3月17日在推特发文称,“若可推动各界对LGBT群体的理解,那么关于同性婚姻和同性伴侣制度的讨论也会更进一步。”另有委员会的相关人士对时事通信社表示,尽管现在日本的氛围和5年前大不相同,尤其是在提倡男女平权的奥运会前夕,国内外的呼声较高,但是自民党内仍有一部分保守派持慎重态度,造成阻力。

事实上,日本江户时代,武士阶层曾一度盛行男性同性恋,被称为“众道”,当时并未受到压制。而到明治时代,近代化进程加快,政府参照欧美法典进行法律制度编撰,故受到基督教的影响而制定了禁止同性恋的法令。二战过后,日本在制定法律时,甚至将同性恋者视为精神疾病患者,故日本社会否定这一群体的倾向一度相当强烈。与此同时,日本的传统家庭观念根深蒂固。

棚村政行则表示,当下日本国内60岁以上人群对同性婚姻的抵触较为强烈,相对于大城市,城镇居民对同性婚姻的偏见较多。不过,近年来,随着家庭关系的多样化,人们对LGBT群体的理解更加深入,“地方自治体推广同性伴侣关系制度,是迈向认可同性婚姻的第一步,而札幌的‘违宪’判决有望推动国会讨论同性婚姻的法制化。”

据时事通信社报道,部分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反对者认为,在同性婚姻没有得到日本全体国民广泛理解的情况下,草率立法反而会招致人们对同性恋者的反感。支持者则认为,同性婚姻的法制化是从人权和民主主义出发的必然结果。

眼下,日本网友针对同性婚姻的讨论也进入白热化,社交媒体上不乏反对意见,许多推特用户认为,在少子化加剧的日本,倘若将同性婚姻法制化,出生率将进一步下降。还有网友指出,一旦批准同性婚姻,可以预见“一夫多妻”、“未成年结婚”都可能被纳入考虑,这会对日本社会造成冲击。

三轮晃义认为,让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关键在于利用各种方式呼吁社会各界对同性婚姻给予支持,同时对同性婚姻法制化可能产生的问题进行详尽的说明,以消除人们的不安情绪。

根据国际LGBTI联合会(International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 and Intersex Association)发布的最新报告,自2001年荷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之后,截至2020年12月,同性婚姻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被认可,主要集中于欧洲和南北美洲,在亚洲仅有中国台湾地区认可同性婚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