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称想求死刑,杀人后被判死缓,上诉称量刑过重求轻判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7 00:36:49,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原标题:男子自称想求死刑,杀人后被判死缓,上诉称量刑过重求轻判

钟某军出生于1991年,自称觉得生活没有意思,想结束自己生命,可害怕自杀痛苦,产生了想通过杀人达到被判死刑的想法。

因他这么一想法,无辜的一家隆江猪脚饭店老板被他持刀刺死。一审时,惠州中院判决钟某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钟某军限制减刑。

判决之后,钟某军却认为自己不是故意杀人,量刑过重,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3月24日,裁判文书网公开了广东高院的终审裁定书,广东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自称想通过杀人求死刑

男子持刀捅死一人

2019年6月7日12时许,钟某军打算去公司附近的一家店铺吃饭,他时常觉得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越想越觉得生活没意思,就想着自杀。

“自杀又太痛苦,然后我就想着通过杀人的方式来达到被判死刑的目的。”钟某军说,在出门前他拿了一把水果刀,进店后点了一份青椒肉丝饭,吃了一半,看到年纪比较大的老板杨某当时背朝着他,他就将老板作为下手的目标,向老板的背部连捅两刀,随后又持刀朝杨某胸部捅刺。这一过程,钟某军和老板没有过交谈。

在店铺后方洗碗的张某,听到有打架声音便进店查看,张某看到自己丈夫被钟某军捅伤,便上前去拉钟某军,却被对方拿玻璃瓶子砸头上。“过了一会,警察来到现场,120的车也到了。我不认识该名男子,他是今天早上来店吃过早餐,中午来吃午饭,就发生了这事。”张某说。

钟某军供述称,他和店铺老板没有矛盾,他事前没有预谋,就是随机找目标,“今天刚好去他店里,于是我就将他作为目标。”钟某军还说,不止隆江猪脚饭店老板一家人,他感觉科技园附近所有的商铺和摆地摊的人,还有厂里的同事看他的眼神都不好,“感觉他们都瞧不起我,在背后议论我,说我的坏话和辱骂我。”

杨某被捅刺后倒地不起,当场死亡,经鉴定,杨某符合被他人使用锐器刺戳右胸部致上腔静脉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在持刀捅死杨某后,钟某军没有逃跑,在店铺门口被派出所民警抓获,“我当时也没打算逃跑,就是想着等警察过来抓我去判死刑。”钟某军说。

鉴定为患精神分裂症

一审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

案发后,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书,钟某军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案发期间处于疾病的发病期;钟某军案发期间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削弱,此次涉嫌故意杀人的行为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一审时,惠州中院认为,钟某军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经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钟某军此次行为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但考虑到钟某军无故杀害被害人,且犯罪手段残忍,人身危险性大,依法应予严惩。另无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从宽幅度不宜过大。

钟某军除应承担刑事责任外,还应赔偿因其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2020年11月25日,惠州中院作出判决,钟某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钟某军限制减刑;钟某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物质损失78800元。

男子上诉称量刑过重

家属希望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一审判决之后,被害人家属以及钟某军均提起上诉。

杨某的儿子上诉提出,钟某军无故杀害他的父亲;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刀具对手无寸铁的被害人公然行凶,致被害人当场死亡;钟某军恶性极大,凶残无情,请二审法院依法对钟某军从重处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钟某军上诉称,他不是故意杀被害人的,原审判决量刑过重。其辩护人提出,钟某军明知他人报案选择在现场等待,无拒捕行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从轻、减轻处罚;钟某军患有精神疾病,属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其犯罪的主观恶性相对较小;钟某军悔罪态度好,多次表示愿意赔偿。

广东高院认为,家属可以对一审判决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其对一审判决中的刑事部分提出上诉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而对于钟某军,广东高院提到,钟某军主观上具有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杀人的行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钟某军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但鉴于其作案时处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期,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削弱,被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2021年2月23日,广东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采写:南都记者何生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