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爱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7 00:34:42,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秋风

  他们都围在她的病床前,神情忧郁。最后一刻终于来了。对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来说,她都曾经扮演过那么重要的角色–母亲、姨妈、祖母、朋友和表姐。是她使他们每个人的生命变得与众不同。现在他们都来了,满怀忧伤,因为她就要永远地离开他们,留下一个无法填补的空缺。她在过去曾给他们带来多少快乐啊!今后再也享受不到那样的快乐了。她似乎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介入到他们的生命中,而今后这种神奇的魔力将永远消失,他们怎么能不伤心呢?

  她吃力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把周围的人瞅了一遍。她还有那么多话要说,那么多事要做,多年来的记忆潮水般地涌来。她看到儿子站在面前,他现在已经是一个结实强壮的男子汉,一个有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可是仿佛昨天他还是一个淘气好动的小男孩,吵吵闹闹地到处乱跑,跌倒了就爬起来,嘴角带着顽皮的笑,就像正在角落里玩耍的他的小女儿一样。

  她曾经是个很难对付的丫头,动辄就发脾气,摔盘子,又哭又闹。当然现在她不能由着性子来了,因为她已经有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唉,真难为她了。

  她还看到自己的好友在角落里默默地站着,神情悲痛。过去有多少时光她们是在一起度过的啊!早在少女时代她们就结识了,那时屋子里还没有这帮孩子。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还有她的外甥——一个可爱的年轻人。他时而紧张地低头看表,可能是担心午休时间快结束了,他一直是个有责任感的孩子。

  她试图张口说话–想告诉儿子这算不了什么,要像她养育他那样把孙女养大。她还想叮嘱女儿做事要专注,要有责任心;想把只顾玩耍的孙辈们喊过来,再抱抱他们。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做这些事情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咕噜声。他们听到之后马上跑过来给她倒水喝。外甥女抓住她那软弱无力、布满皱纹的手抚摩着。她勉强咽了几口水,疲惫地点点头,示意他们把水拿走。

  她又闭上了眼睛,心想:什么也救不了自己了。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这些亲人花几天时间哀悼她之后,他们的生活还会一如既往地继续下去,就像她从来就没来过这个世界上一样。人生真可悲啊。她感到没有丝毫力气。外甥女还在揉她的手,这让她感到特别舒服,不由地有了睡意。我该知足了,她想,我毕竟来过这个世界,把孩子们都养大成人,他们很优秀。她还想到了好友。这让她又想起年轻时代,那是多么令人怀念的光阴啊!谁能想象她这样一个弱小的老太太过去曾做过那些疯狂的事情。想到这里她在心里笑了。好了,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该休息了……

  二

  一个神情恍惚的陌生老人的突然闯入打破了病房的沉默。他敲了敲门,拖着沉重的步子挪了进来,停下来环顾一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说:”对……对不起,这位病人叫……吗?”他说出了她的名字。

  她的疲倦的亲友们相互看了看,都露出困惑的表情。她儿子正要走向前去探问,她的好友发话了。

  ”是的。”接着对她儿子点点头,示意他这没有关系。

  儿子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虽然心里仍然有疑问,但看在阿姨的分上,没有去阻止老人。

  ”请问,我可以……看看她吗?”老人几乎在哀求。

  儿子看了看阿姨,她又点头同意了。

  众人很不情愿地慢慢给老人让出一条道,老人一步一挪地走到病床前。一个年轻人主动给他让了一个座。

  老人双手扶着扶手椅的两边,动作迟缓地坐下来,轻轻地叹了口气。

  自从进来之后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她。他好像忽然间僵住了,停止了一切动作,甚至包括呼吸。他的眼神很空洞,灵魂似乎被脑海中某个遥远的记忆攫住了,但是又始终在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她。他的眼皮不时地眨一下,流露出的眼神愈加悲哀、沉重和痛苦。他断断续续地咕哝着些什么,声音很低,外人几乎听不见。

  他就保持着那个姿势坐着,一动不动,直直地盯着她,始终没有往别处看。他的面容似乎在讲述一个哀伤的故事,那种哀伤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他陷入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然而又不时地把注意力聚集在她身上,好像她就是他一直寻觅着的能够让他回到这个现实世界的唯一牵引力。

  老人看上去好像要永远坐下去,但是最终还是把视线挪开了,人们发现老人的眼睛又红又肿。他把手伸进衣兜里,抖抖索索地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颤抖地写着什么。有时他停下笔抬头看看她,好像这样才能进入她要带他进入的那个世界,然后又接着写。终于写完了,他把笔放进衣兜,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折叠起来,抬起头茫然若失地看了看众人,用苍老沙哑的嗓音问道:”我可以把这个纸条交给她吗?”

  有人开始怀疑他是否精神不正常,正欲反对,她的好友又出面了。

  ”可以。你该走了。”她语气坚决地说。

  ”我知道,”他无精打采地说,”我是该走了。”一边低头看着被他紧张地捏在手里的纸条。这与其说是一个回应,不如说是自言自语。然后他就吃力地站起来,慢吞吞地挪到她的外甥女面前,因为她的手仍然被外甥女握着。

  ”别担心,我不会打扰她的。”他的声音在发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